伯邯

总结了一下小董访谈里提的书啊电影啊啥的

小甜豆:

我们小董啊,确确实实是这个圈子里少有的妙人


川又千秋:



看小董访谈看成性冷淡是为啥……总结一下小董提的部分书和电影。瞎排版,瞎评论,全是个人感觉。




读书是终生小事(严肃脸)。











  • 麦基《故事》,这本书讲了一些电影套路,豆瓣9.2,没看过不敢瞎说。





  • 电影:阿巴斯《樱桃的滋味》。很有名,故事设定很吸引人,讲一个人四处寻合适的人帮他自杀,但我觉得这片子不管喜不喜欢,看着都会很累,用冗长单调(非贬义)形容不为过,但的确很有滋味。小董很喜欢,我没啥感觉,但觉得不算白看。





  •  电影:库斯图里卡《黑猫白猫》《地下》,一个8.5一个9.1,都没看过,马着吧。





  • 王朔《动物凶猛》,小董说这本是他的“青春初恋指南”,他妈妈扔到卫生间给他的厕所读物,好像是初中看的吧,我忘了。这本我只看了个开头,觉得可能不是我喜欢的那一类剧情,但王朔的文字实在太妙太妙了,欲罢不能,贴几段。










“在我少年时代,我的感情并不像标有刻度的咳嗽糖浆瓶子那样易于掌握流量,常常对微不足道的小事反应过分,要么无动于衷,要么摧肝裂胆,其缝隙间不容发。这也类同于猛兽,只有关在笼子里是安全的可供观赏,一旦放出,顷刻便对一切生命产生威胁”。










“我羡慕那些来自乡村的人,在他们的记忆里总有一个回味无穷的故乡,尽管这故乡其实可能是个贫困凋敝毫无诗意的僻壤,但只要他们乐意,便可以尽情地遐想自己丢殆尽的某些东西仍可靠地寄存在那个一无所知的故乡,从而自我原宥和自我慰藉。”(这本书开头真的特好)














  • 路内《少年巴比伦》,我觉着这本书为路小路这个角色就值得一看,而且这本书作者情感极投入,蓬勃茂盛,郁郁葱葱。有人说他有王小波的气质,但我觉着他没王小波野和有趣(非常褒义),比王小波露骨和年轻。





  • 张北海《侠隐》,京味儿特浓,纸缝儿里能闻到食物的香味儿和乡愁,文风干净内敛,平缓克制,人物又好,每个城市每个地域都有几本带劲的文章,比如《故都的秋》,再比如《侠隐》。





  • 加缪《异乡人》,我最喜欢的作家,我最喜欢的十本书之一,就算非常火我也喜欢,还想让全世界去看,偷偷为他写过无数文章,生发无数感慨,但不好意思发。





  • 米兰昆德拉。我也很喜欢这位,但还没开始大批大批读他的书。我看小说很自我感受,有一些不求甚解。有时候看书会看出一种无法宣之于口的朦胧喟叹,《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是我喜欢的朦胧。(但我也还没看完)





  • 钱德勒《漫长的告别》,我喜欢的村上春树,但村上喜欢的作家我基本都不喜欢,除了这位。推理小说,很可读。





  • 《米格尔街》,看简介觉得很有趣,一直打算看,一直搁置。





  • 小董还读过《父亲和我》这首诗,我从黄灿然老师讲诗里读到的,特别妙。





  • 小董听陈升和万晓利的歌,我不怎么听(我听花儿苏打绿五月天哈哈哈哈哈可以说很通俗了),也许他可以和李健聊聊。












小董学过哲学,宗教,国际政治,星空演讲稿子写的也好,绵密平缓又有隽语,很好了。















  • 小董读的几本踩我雷的书:(这里有段和昨儿的blog重复了)







他说自己读龙应台《大江大海》很喜欢,打算读李敖的《大江大海骗了你》,这两位都算政治文人吧,我觉着龙应台文笔很好,容易让人心潮澎湃,但我对她本人观感一般。小董看书心态挺好的,不怒不争。




小董推荐过两本书是《追风筝的人》和《解忧杂货店》,可以说是猛戳我雷点了,我只能说,还好你没推荐《孤独六讲》(抱头逃走)。





胡塞尼的书我只觉得《群山回唱》顺眼,虽然这本书的架构比《追风筝的人》混乱脆弱,但这本书比较平缓(但不喜欢结尾的升华),而且有些片段有一种我比较喜欢的轻微的颓,我实在觉得《追》里有一种稍显声嘶力竭的坚持和救赎,太过疼痛了,对我而言也太过遥远了。对于《群山回唱》也许写成中短篇会更好?





小董说他喜欢东野圭吾,我真诚崩溃,东野书里的动机和人物都很妙了,但总觉得少些绵长恰切的铺垫,剧情也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令人有机会跌宕恍然的剧情,毕竟是推理小说诶,我很在乎作案动机这回事儿,也很想要一个足够意蕴悠长或合理饱满的结局的。而且东野真的超会起名,出版商也超级会做简介的,每次抱着超高期待去看,但觉得没有成功落实看到简介和标题时的期待,反而会激发自己的逆反心理,对他含恨在心(开玩笑的)。




而且可能是年纪大了,比较喜欢“惩恶扬善”现实派推理小说,像《金色梦乡》那种就很好啊,我比较喜欢《解忧》是因为里面终于有一种置身其中的温暖,《嫌疑人X》和《恶意》中作者对二位无辜的死者(作家和流浪汉)实在是轻描淡写得让人愤懑不平,为此也一直没去看东野的扛鼎之作《白夜行》,《彷徨之刃》更是……虽然钦佩东野关心国事这点,但实在是让人不爽,“爽”对推理小说来说超重要的!不过东野短篇小说真的写地蛮好,喜欢《超杀人事件》。




我对日本作家的好恶真的两极分化蛮严重的,比如很喜欢伊坂幸太郎、太宰治和村上春树,对凑佳苗、东野圭吾、芥川龙之介等怀有一种“虽然不喜欢但愿意看下去”的矛盾之感,不过短期内不会看东野圭吾了!!!都快被气死了!推理小说还是看超经典的阿婆和柯南道尔的作品吧,绝对不会踩雷的。











  • 题外话:说说把小说拍成电影这事儿。







有些作者写东西太带劲,电影再好都拍不出,可能电影的主要作用其实是把书籍通俗化,具象化吧,遇到好书,电影想青出于蓝几乎不可能。好像好导演代表作很少有小说原著的吧,连韩寒都不满足于拍自己的小说了。挺期待《秒五》,也希望小董能自己搞出带劲的电影。我觉着看过的电影比书好的大概是《告白》吧。











  • 最后贴几段小董说的话。







说娱乐圈乱相不过是男女关系的事儿:







格桑花开,荒唐纸贵。










现在想起来,我可能是从这些散碎时光中,积累了对整个行业最初的构想,但也是这样的日常,让我不断明确自己的初心,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一个演员,所为何事,何所不为。










过去一年最喜欢的一个时刻,就是金马奖宣布我没有得奖的那个时刻。因为我觉得太阳不到巅峰不会落下来。
我还年轻。







瞧这小爷多带劲。






【15H/叶周】养玉

纯洁的黄色绒毛:

 @叶攻49H企划进行时 


CP:叶修X周泽楷


字数:6815






  01


  


  叶修这几天很头疼。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伴侣寂寞,还是因为有段时间没发泄一下欲望,这几天他一直在做春梦。


  


  梦里一个看不清脸庞,肌肤如玉一般白皙细腻,腰肢柔韧劲瘦的男人被自己压在身下,一次次被自己的炙热贯穿、释放,即便翻来覆去做了好几个回合,男人依旧不见疲劳,潮湿火热的喘息诉说他没有餍足,眼神软成一汪水,羞涩而又渴望地看着叶修,其意味不言而喻,再加上每每在叶修想要停下的时候他用嫩滑的大腿内侧一遍遍撩拨叶修腰部的敏感部位,叶修就跟着了魔似得一扫疲累重新硬挺起来开始新一轮律动。


  


  “给我……”


  


  这是做梦这么多天以来叶修第一次听到男人说话,声音带着不言自明的沙哑,低沉地震在叶修的鼓膜上,跟打在心上一般心思一阵悸动。


  


  伴随一声声清脆的鸟啼,叶修睁开眼睛。每天晚上的梦他都没有忘,相反其中的细节他都记得一清二楚,稍微一回想就足够撸一管。叶修面无表情——或者说眼神死的盯着天花板半晌,最后爬了起来走进浴室——顺便拿了条换洗内裤。


  


  要说做春梦不稀奇,好几天梦到同一个人那绝对有问题。叶修站在水帘下垂着头跟反思似得想,而且每天还都用不同的姿势……


  


  说到这值得一提的是叶修并没有交过女朋友,一直以来都光荣保持单身汪的身份,以游戏的荣耀女神作女朋友,日子也过得挺乐呵的。叶修闲着没事了还会想着以后碰到合适的时机了遇到了合适的她,挑个合适的时间结婚生子,平和的过完这一生。然而这几天做的梦彻底打碎了他心中的理想生活。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对梦里那具和自己构造一样的身体没有任何抗拒的心理。


  


  心理素质一级棒的叶修没一会儿就接受了自己可能弯了这件事,并且心平气和的开始思索为什么会做那些梦。


  


  想想是从前几天打扫卧室时从角落里翻出一块白玉,他的生活就微妙的发生了变化。诸如杯子的移动,衣柜里的衣服有被翻过的痕迹。春梦也是在那之后开始做的。


  自己不会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叶修越想越觉得心惊,冲干净身子关掉水龙头。


  


  看来得去找魏琛一趟了。


  


  


  


  02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自古以来就有精灵鬼怪之谈,直到现在科技如此发达的时代,也难以淘汰鬼这个字眼。


  


  魏琛就是个拥有阴阳眼的人,对此叶修这个无神论者一直持不支持、不赞同、不参与的态度,但是如今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就算他再怎么否认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且不论魏琛是否真的能看到什么,多个人商量也是好的。


  


  叶修打定主意,带着白玉去找了趟魏琛,一碰面魏琛就“哟”了一声,上下把他打量了一遍:“老叶,你这是被哪个富婆包养了啊?看这皮肤水灵的,都能掐出水了。”


  


  说着手就不老实地朝叶修脸伸过去,被叶修一把拍掉:“别闹,我问你,你看看我身边有没有什么?”


  


  “有什么?”魏琛看了看叶修身后和四周,有些了然,“最近你是招姑娘喜欢了,回头率明显上涨。”


  


  “你正经点儿,”叶修有些无奈,“我是说那个。”


  


  “奥,”魏琛没再嬉皮笑脸,眯缝着眼睛上下把叶修打量了一遍,直把叶修看得汗毛都有些竖起来,才说,“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叶修不太相信,“你再好好看看,别看走眼了。”


  


  “老夫什么时候打眼过!”魏琛有些不服气,“我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


  


  “不能啊……”叶修蹙眉思索,半晌从口袋里掏出那块白玉递给魏琛,“那你看看这个,有没有什么问题。”


  


  “你竟然买了块玉?”魏琛一脸惊奇地接过来,手掂量了几下,举起来放到阳光下照着看。


  


  “不是,打扫的时候找见的,我没有买过的印象,”叶修看魏琛忽然眯了下眼睛,赶忙往前凑了凑,“发现什么了?”


  


  “是块好玉,都有水了。”魏琛一本正经的回复他。


  


  “什么跟什么啊。”叶修莫名其妙地把玉拿过来学着他的样子看了看,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


  


  魏琛说的确实没错,当初他并没有细看,如今经阳光透过去才发现玉里好似含着一缕水流,在里面扭动柔软的身条,顺着巴掌大的地方跟好奇地透过薄薄的一层玉璧观察外面的世界一般来回游动。不过也难怪他没发现,这水流的颜色和玉石相差无几,要不是有阳光的辅助还真不好察觉。


  


  “这是什么?”叶修把玉石放到桌子上,盯着它一时有点接受不能。要说里面有水的那也得是水胆玛瑙啊,玉怎么会有水。难不成里面是虫子?也不对,他还没见过什么虫子是向里面这样没眼睛没触角没腿。再者唯一听说玉里有水的就是他以前看的ccav出品的走进玄学,说是发现一块玉里面有虫子,结果最后砖家解释是人的肉眼错觉,简直欺骗大众感情。


  


  “我哪里清楚啊,”魏琛点上一根烟表情有点发愁,“也不是什么小鬼儿住里面了,倒是感觉挺舒服的——你别那眼神看我,是有灵气的那种舒服。”


  


  “有那么玄?”叶修狐疑地拿在手里握了握,他怎么没啥感觉。


  


  “你还别否定我,说不准是你跟它待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我问你,你今天特意找我一趟,又让我看你又让我看玉的,到底发生什么了?”


  


  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叶修也只能挑挑拣拣囫囵说了一遍,听得魏琛合不拢嘴:“你这不也挺好的嘛,明显改善你的生活质量,你看你最近皮肤都变好了。”


  


  “滚蛋,”叶修喝了口咖啡,“你要羡慕这玉给你。”


  


  “可别,我无福消受,”魏琛摆了摆手,正色沉吟道,“要按你这个说法,有东西是肯定的,但这东西绝对不是鬼——我说的是那种普通害人的鬼,那层次太低。你知道我这眼睛,只要是鬼就没有我看漏过的,但是我确实瞧不见你身上有一丁点沾了鬼的气息,你身上的阳气甚至比以前还要充盈。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你遇到的绝对比一般的小鬼牛逼。”


  


  “比如?”叶修迟疑问。


  


  “精灵鬼怪,或者神仙,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


  


  “哎……”叶修扶额,“这可怎么办啊。”


  


  “你自个儿慢慢琢磨。”魏琛乐得往沙发背上一靠,看着叶修盯着玉石发呆,顿了顿说,“其实要我说也没什么的,既来之则安之,它对你可以说是有利无害,你还愁什么啊。”


  


  不,你不懂。叶修叹了口气。


  


  虽说梦里看不见那人的脸,但叶修有触摸过,奇异的悸动透过指尖一路火花带闪电传到了自己心里,把理智和思想通通麻痹,最后和那人一起在欲海里沉沦。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那人对自己有很大的吸引力。


  


  再这样下去,难保会造成什么结果。


  


  叶修点上根烟,抽了一口觉得不是滋味又在烟灰缸里按灭。


  


  没想到第一个心动的不仅是个男人,还是不明物种,叶修莫名觉得心累。


  


  再怎么说,日子还得过。




点我




真是一派兵荒马乱,好在搞完了,好久没写肉。。。手生成doge


祝叶修生日快乐!遇见你真是太开心了,你的荣耀永不败!后宫也多多


第一次参加活动好紧张……都是太太QAQ我一渣五默默躺平